九华山传奇——第五章 品茶味禅 _第五章品茶九华山传奇

第五章      品茶味禅

1

  我以一个问题结束了我的讲座,我说:“真身菩萨和木乃伊是不是一回事呢?你们好好思考吧——”

  讲座结束后,同学们围了上来,拿出笔记本要我签名。我说:“我不是名人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和尚,我的签名不值钱。”

  可是同学们缠着不放,把笔塞到我手上,非要我签名不可。没办法,我只有把自己的法号“释我”两个字重复了几十次。

  然而,很快我就感到不悦了——

  “释我”与“是我”不是同音吗,结果呢,我给他们签完字,听到有个男生油腔滑调的说:“是我不是你!”

  还有个男生,在拿到我的签名后,口里不停地念叨着:“是我是我还是我!”说完竟唱起了高林生的代表歌曲《牵挂你的人是我》:

  舍不得你的人是我,离不开你的人是我。想着你的人,牵挂你的人,是我是我还是我;

  忘不了你的人是我,看不够你的人是我。体贴你的人,关心你的人,是我是我还是我;

  最了解你的人是我,最心疼你的人是我。相信你的人,祝福你的人,是我是我还是我。

  黄教授批评那些学生:“你们太不严肃了!对什么人都可以随随便便吗?”

  我说:“黄教授,空空空!走吧——”

  出了学术报告厅,黄教授要我到他家住宿,我说:“我晚上要念经的,在你那儿住不方便,我想到广济寺住一晚。”

  黄教授一再挽留我,但我坚持到寺庙住宿。我有个癖好,就是喜欢住庙,我只有住寺庙才有家的感觉,住别的地方都不习惯。黄教授无可奈何,只能放我走了。

  安师大和广济寺相隔不远,都在赭山脚下。

  我和广济寺的许多僧人都熟悉,我走进广济寺,正赶上他们在晚课,我毕恭毕敬地加入了进去。

  第二天上午,我本想打道回府,但广济寺的海空和尚一把拉住我的胳膊,说:“来广济寺,不喝功夫茶,那是白来了。”

  “功夫茶?我天天都在喝功夫茶。”我从布袋中取出一包铁观音给海空和尚看看,“这就是功夫茶的首选茶叶,我到哪儿都带着它。”

  “嘿嘿!”海空和尚摇摇头,“你那算什么功夫茶!我今天带你去见识见识真正的功夫茶!”

  “真正的功夫茶?远吗?”

  海空和尚一扬手,朗声道:“不远!就在广济寺旁边。”

2

  我跟着海空和尚来到一茶馆大门前,抬头看到门额上写着五个鎏金大字:潮州功夫茶。

  我们走进门内,两个迎宾小姐带着柔媚的微笑齐声道:“二位高僧请进!”露出一排碎玉。

  我对她们合掌点头道:“阿弥陀佛!谢谢!”

  一进门就看到吧台上方写着“茶禅一味”四个苍劲的大字。

  一个服务生走过来,指着洗脸架上的一盆清水说:“请洗手——”

  我们洗完手,服务生指着一个颇大的假山说:“请洗心——”

  我问:“手用水洗,心用什么洗?”

  服务生说:“用水声,用有机音乐。这是一座有小桥流水的假山,你们听听这流水声,心就洗干净了,用自然的声音洗去心灵的尘埃。”

  我对他点点头,道:“有禅意。”

  听了一会流水声,服务生安排我们坐在靠窗的位子上。我抬眼看到墙上贴着一个条幅,用隶书写到:

  劳力苦,劳心苦,苦中作乐,再倒一杯酒来;为名忙,为利忙,名利皆空,且喝一杯茶吧。

  我正看着出神,服务生问:“你们几位?”

  海空和尚说:“就我们两个。”

  “好的,请稍等。”服务生转身走了。

  茶馆环境优雅,里面的摆设古色古香。四角的檀香正袅袅生烟。茶馆正厅里放着62英寸的大屏幕彩电,正在播放关于高山茶的碟片,背景音乐是古筝曲。琴曲悠扬,画面优美,令人顿生出尘之感。

  服务生领着两个师傅来了。

  服务生一身西服,而两个师傅则是一身唐装。他们给送来了一个茶船,一个赏茶盘,一个水壶,一个酒精炉,两个茶杯,一个宜兴紫砂壶,还有一筒武夷岩茶。

  服务生指着其中较瘦的师傅说:“二位高僧,这是我们的主泡师。”又指着旁边较胖的师傅说:“这是助泡师。”

  两位泡师对我们微笑点头。

  “下面由我们的泡师给二位高僧表演正宗的潮州功夫茶,请欣赏——”服务生说完就走开了。

  主泡师负责演示,不说话。助泡师负责介绍,不演示。一个只做不说,一个只说不做。

  助泡师先给我介绍茶具,他把电炉称作潮州烘炉,把水壶称作玉书碾,把茶杯说成是若琛瓯,称紫砂壶为孟臣罐。

  我问:“为什么紫砂壶叫孟臣罐呢?”

  助泡师说:“孟臣是明代紫砂壶制作家,后人把名茶壶喻为孟臣。”

  我点点头。

  茶具介绍毕,助泡师说:“潮州功夫茶的制作共分十三个步骤,下面是第一步,叫‘鉴赏香茗’。”

  主泡师从茶筒中取出一壶量的茶叶,置于赏茶盘中,助泡接过赏茶盘,让我们鉴赏干茶,并介绍所用茶的特点。?

  功夫茶制作步骤很多,每个步骤都用文学词语加以概括,听来非常优雅。比如用沸水浇一下水壶,这叫“孟臣淋霖”;把茶叶放到茶壶,叫“乌龙入宫”;向孟臣罐中倒水,叫“悬壶高冲”; 用壶盖刮去壶口的泡沫,叫“春风拂面”;迅速倒出壶中之水,叫“熏洗仙颜”; 第一泡茶水烫杯,主泡师转动杯身,如同飞轮旋转,又似飞花欢舞,这叫“若琛出浴”; 用高冲法再次向壶内注满沸水,叫“玉液回壶”; 主泡师执茶壶沿着茶船运转一圈,滴净壶底的水滴,以免水滴落入杯中,这叫“游山玩水”; 循环斟茶,茶壶似巡城之关羽,这就叫“关公巡城”; 巡城至茶汤将尽时,将壶中所余斟于每一杯中,这些是全壶茶汤中的精华,应一点一滴平均分注,因而戏称为“韩信点兵”。

  茶泡好后,主泡师把茶杯送到我面前,这叫“敬奉香茗”。我品茶,叫“品香审韵”。

  好一个品香审韵!这功夫茶确有香气,确有韵味。茶香和檀香同时袭来,分不清哪是茶香,哪是檀香。茶香则把人的思绪引向空灵悠远,这便是禅意了。静静地品着香茗,我觉得自己找到了浮躁城市中难得的一方净土,一片禅净的空间。我用心去品味这一切,缩短了与历史时空的距离,超脱于尘寰之外。

  我问海空和尚:“都说茶禅一味,为什么茶和禅是一味的呢?”

  “因为茶和禅都体现了一个字‘清’,它们都有清心的作用。”海空和尚说,“清者贵,浊者下。木清则仁,火清则礼,金清则义,水清则智,土清则思。作为茶,集五清于一身。在茶室中听清新的音乐,看清气的书画,赏清净的茶具,还有志同道合者的清而礼的言谈,所有这些都可清心。修心必先清心,养心更需清心。品茗可清心,打禅也可清心,所以茶禅一味。”

  我说“酒为俗世剑客,茶为山中高士,品茶就是品高士遗风,所谓高士当是懂得茶道和禅道的人。”

  海空和尚点点头,道:“没错。茶把它的根细细密密地扎于大地,吸收着天地灵气和日月精华,被采茶女采摘回家,被烤成干茶。然后又在淡而无味的水中复活,奉献香气和青春,这是一个美丽的轮回。其实,人就是一片茶叶。人只有像茶一样融入自然,吸收天地灵气,才有一瓣心香。茶在水中复活,而人会在禅中永生,因为打禅可以让人脱离生死轮回,获得永生。”

  我说:“茶叶被人从山中采摘下来,烤成干茶,标志着这一生的结束,然而放到杯水中,它又复活了,重新绽放青春,香气四溢,让人赏心悦目,精神大振。所以,茶叶被采被烤,变成干茶,不是死亡,而是在茶的世界里无碍地涅槃圆寂了。这和高僧的涅槃是何其相似!由茶叶,我想到了九华山的真身菩萨,我觉得二者是一样的。”

  “哦?哪里一样?茶和真身菩萨怎么会一样呢?说说看——”海空和尚用期待的眼光看着我。

  我说:“九华山的真身菩萨圆寂后,肉身非但不腐,还会变得红润,变得有弹性,而且散发着香气。这与茶叶遇水复活,散发清香,不是一回事吗?真身菩萨以自己的肉身不腐,来应证佛道,提升世人修道的信心。这与茶叶以自己的水中复活来让人精神大振,不也是一回事吗?所以,九华山真身菩萨的精神,就是中国茶的精神。茶佛一味也——”

  就这样,我和海空和尚品香茗,听古琴,闻幽香,话佛道,大有禅意,真正获得了茶禅一味的体悟,直让人忘却了一切经纶世务。

3

  海空和尚发现我拿盏的指法不对,纠正我说:“端盏品茶,用三个手指,拇指和食指夹住茶杯,中指托住杯底,这叫三龙护鼎。”

  我笑笑,说:“我明白了,文学语言就是吹牛皮的语言,把蛋大的杯子说成是鼎,把手指说成是龙,一个手指就是一条龙,三个手指就是三条龙。”

  他边讲边给我示范,突然急急走来两个顾客,最前面的一个不小心碰了海空和尚的胳臂肘,海空和尚的手猛的一抖,茶杯掉到地上,哐啷一声,烂了——

  这一声,打破了茶馆的宁静,打破了我们品茗的禅意。

  我和海空和尚一惊,同时竖起眼光看那顾客,只见这个顾客是三十来岁的大个子男人,穿着酱色衣服,黑脸膛,满脸横肉,长着一小撮山羊胡子,一双三角眼像锐利的刀子。他后面跟着一个较为矮小的男子,一脸的狡黠,眼神如鹰隼般犀利。

  大个子一扬手,道:“不是故意的。”说完走了过去。

  海空和尚没说什么,弯下腰拾起碎片,我也弯腰帮他捡。

  捡完后,我把碎片放到一个桌子上。

  我说:“海空师傅,你的三条龙也太差劲了,一个鼎都护不住。”

  海空和尚笑笑说:“龙多了不行啊,龙多必烂!”

  服务生过来了,问怎么回事。海空法师说:“这杯子被那位顾客碰掉了,碎了。我赔偿,结账时我赔钱。”

  服务生说:“不用了,你不是故意的,算了吧。”

  我说:“小施主,你们的杯子没有死亡,而是在海空法师的手中涅槃了。你们这里是个道场,不光人在这里可以悟道,杯子在这里也得道了,你看,在今天涅槃了。”

  我指着杯子的碎片告诉服务生:“这不是一般的碎玻璃,这是碎身舍利。碎身舍利,懂吗?”

  服务生摇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听着,让和尚我告诉你。”我说,“修行者圆寂后,可得舍利。舍利有全身、碎身之别,全身舍利即是指高僧示寂后,其身体经久不烂,常保原形,鲜活如生。碎身舍利指高僧大德火化后,骨灰中出现的结晶子。九华山的真身菩萨,就是佛教所说的全身舍利。释迦牟尼火化后的舍利,是碎身舍利。同样,你这个杯子,如果没打烂,就是全身舍利。现在打烂了,它就成了碎身舍利。”

  我把碎片交给服务生,说:“这是碎身舍利,请你把它保管好。”

  服务生含笑道:“这位师傅真会说法。”说完把杯子的碎片带走了,随即又送来一个新杯子。

  我拿起茶壶欲向海空和尚的空杯中注茶,海空和尚拦住我,说:“不用了。”

  我猜想海空法师还在为刚才的事内疚,就劝他道:“事情已经解决了,没事了,干嘛老是想它?空空空!”

  海空和尚说:“不要倒茶水了,我喝空茶。”

  “空茶?什么空茶呀?”

  “就是不放水,不放茶叶,对着空杯子喝。”海空说。

  海空和尚说完,真的对着空杯子有滋有味地品了起来。

  我好奇的问他:“喝空茶,有味道吗?”

  “当然有。”海空说,“如果你心里有茶,杯子里就有茶。如果你心里没有茶,杯子里有再多的茶叶,喝来也如同白开水——这就是禅。”

  听到海空和尚的话,我很高兴——他终于从刚才的惊慌中又回到了禅道。

  碰掉杯子的那两个顾客就坐在离我们不远处,他们俩一坐下,就勾着头嘀嘀咕咕起来,我隐约听到他们不时地提到九华山的肉身殿,不知道什么意思。作为九华山的和尚,我警觉了起来,暗暗里觑着他们,并侧耳听着。

  大个子发现了我的警觉,小个子正要说什么时,大个子干咳了一声,小个子不吱声了,两个人不再言语,大个子冷冷的看着我。

  我和海空和尚喝了几杯空茶,就起身离开,到吧台结账时,我问服务生:“那两个顾客进来时洗心了吗?”

  “洗了。”服务生答。

  “洗了心,为什么把人家的杯子碰掉了,一句道歉都没有啊?”我问。

  “心没洗干净。”服务生说。

未完,待续

上一篇:

九华山传奇——第四章  走进安师大

明日预告:第六章 假道真心

版权:朱乙丑     责编:苏立勇    舒城同城受权连载

作者简介

朱乙丑,安徽舒城人,原名朱明东。安徽省作协会员。爱好佛学,曾多次入寺禅修。已出版《神马快慢班》《战国日报》《功夫徽商》等多部作品,所出作品被包括北大图书馆在内的全国各大图书馆收藏,全国各大书店、网店有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