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晚被军人老公要到腿软,还命令我每次换一个动作….._要到每晚换一个军人

(图源网络,如有侵权联系删除!)

第一章:她遇见的可不是一般人

契章:

军人要有铁一般的意志,这点冯乐很清楚。

他也很清楚自己在开着车。

但他还是忍不住多瞄了后座几眼。

若说他这辈子认为最不可思议的事情,那肯定是今天这一幕!

他的首长,在B军区出了名冷酷,素有铁血军长之称,被誉为最不懂得‘怜香惜玉’易云睿少将,怀里竟然抱了个女人!

而这个女人,竟然让首长开会时中途离场,而且从酒吧某包厢里硬抱出来的!

无疑的,能让首长抱着的女人,那可是全天下最幸运的人!

但让他傻眼的,这个女人竟然在首长怀里叫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!

更让他目瞪口呆的是,首长非但不生气,看着女人的眼神中,很明显的多了些什么……感觉到骑士十五世的不稳定,易云睿脸色一凝,抬眸看向正在开小差的冯乐,冷声道:“专心开车!”

冯乐登时冷汗直冒,端正了自己的坐姿,大大的应了一声:“是,首长!”

第一章:她‘睡’的可不是一般人!

B市某五星级酒店易云睿坐在她身旁,一双眼眸泛着淡淡的宠,大手抚上她柔软的长发。紧抿的薄唇微微上扬。

这一次,他再也不会放开手。

这一次,他再也不会离开她。

“以轩……不要离开我……”醉得晕头转向的她,迷糊当中下意识的叫着心中的那个名字。

身旁男人猛的一震!

“小凝……”他很清楚,她叫的是别人的名字,心紧揪着,但更多的是心痛。心痛她一直以来所受的委屈。

“以轩……为什么要背叛我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怀中的人儿低声饮泣,像是发着什么让她伤心欲绝的恶梦。

易云睿脸色一沉,深遂的双眸更是深不见底。

过了良久,只听得黑暗中一声叹息,拥紧夏凝的大手五指微微伸展,一下一下的轻拍她的背……“宝贝,从今天以后,陪在你身边的男人,就只能是我。”

……头好痛,全身像散了架似的……意识渐渐回复,夏凝睁开双眸,映入眼帘的是标准的酒店房间配置。

她心下猛的一紧!

天,她昨晚不是自己一个到酒吧喝酒吗?现下怎么在酒店了?!

“你醒了。”

极富磁性的低沉男声打断了她的思维,夏凝抬头一看,正对上一双锐利的双眸。

一双能洞察人灵魂的双眸!

双眸的主人是个男人,穿着一身军装,肩上的印着一穗一星,少将军衔!

男人冰冷阳刚,却好看得能要人命!

夏凝一顿:“蔼!”

杀猪般的女高音响起,夏凝自床上‘弹’起,却是一阵头晕目眩,重又倒回床上。

“你是谁?”夏凝全身神经崩紧,如临大敌的看着面前男人。

“我叫易云睿。”男人回答得干净利落,一边说话,大手朝她脸上伸去―“停!!”

夏凝大喝一声,快摸到她脸上的大手陡地一停。

“你想干什么?!”夏凝退后几步,双眸往四周一扫,旁边放着个水杯,必要时她会动手。

慢着!

他叫易云睿?!

鼎鼎大名的C军区司令,传奇人物易云睿少将?!

想到这,夏凝重又看向易云睿军装上的肩章,不错,一穗一星,少将军衔!

夏凝微微的一顿,易云睿的大手早已覆到她面上,轻轻一抹。

“你哭了。”抹完眼泪,易云睿起身,倒了一杯热牛奶递给她:“你昨晚了不少酒,喝点牛奶解酒。”

夏凝愣愣的接过牛奶,正在疑惑间,低头看向自己的衣服,随之脸色大变!

身上穿的是酒店配套的睡衣!不是她原来穿的!

“你昨晚吐的时候把衣服弄脏了,”易云睿顿了顿:“我让酒店服务员给你换了套新的。”

夏凝微微松了一口气,喝了一口牛奶,随即又想起什么似的急问道:“我们昨晚有没有那个?!”

男人微微皱眉,薄唇微微一张,话到嘴边却想到什么似的改口道:“嗯,昨晚你把我睡了。”

“咳咳!”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。堂堂一个少将说这话……什么叫把他睡了?睡了的意思……是什么?!

莫非他跟她昨晚……真的那啥了?!

“你看一下。”深怕夏凝不信似的,易云睿稍稍拉开衣领,脖子上红红的吻痕一目了然。(其实是昨晚抱夏凝出来的时候抓的)夏凝风中石化!

昨晚她喝了不少,依稀记得迷糊间有人抱过她,还有人在她旁边进进出出的照顾她……好像是个男人没错,然后她把他看成了欧以轩!

糟了,男人脖子上的吻痕莫非真的是她留下的?!

“铃―!”

手机铃声响起,打破了尴尬的气氛,易云睿道了句:“抱歉。”拿了手机到一旁接听。

接电话的时间挺长,易云睿由始至终一声不吭,到了最后点了点头,道了声:“我知道了,马上到。”便挂了电话。

“我俩怎么会在这里的?”知道某人即将要走,夏凝急忙问道。

易云睿双眸微微一掠:“我俩很早之前就认识了。”

“呃?”很早之前?!早到什么时候?“我们在英国见过的。”易云睿回答得很简洁,看了一眼手上的表:“现在是XX年10月20日下午三点十五分,公司那边我帮你请了假,你好好在这休息。”

XX年10月20日下午三点十五分?!夏凝急忙看了挂钟一眼,傻眼!

记得欧以轩宣布结婚的时间是19号。当天晚上她到了盛世酒吧,开了一个包厢,一边喝酒一边唱歌疯狂发泄。

也就是说,她睡了十多个小时!

“夏凝,我要回去开会,”易云睿递给她一张纸条:“这是我私人手机号码,收好。”

纸条上的字迹蓄劲飞扬,夏凝脑海一片浆糊。

易云睿理了理军装,打开房门,在走出去的那一刻微微一顿,像想到什么似的道:“夏凝,有些责任你必须承担,我会再来找你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在夏凝一片怔傻的情况下,易云睿关上了房门。

夏凝坐在床上,傻了好一会……慢着,易云睿怎么知道她叫夏凝?!

还有,易云睿根本没有回答她任何一个问题!

他俩有没有那啥?!她怎么会在酒店里的!?“男朋友结婚了,新娘不是我……”

手机铃声响起,夏凝拿起一看,一阵头痛,按了接听键后,未等她说话,那边传出一阵河东狮吼。

“你这小妮子终于肯开机接电话啦!!”

TIME时代周刊杂志社。

“我就知道你去卖醉了!”李宝儿手指对着夏凝的头一戳:“为了这样的男人,你值得么!”

“嘘!你小声点!”夏凝看了四周一眼:“以轩是我们的主编!”

“哼。”李宝儿不屑的冷哼一声。

夏凝和欧以轩的情侣关系,在TIME时代周刊里人所共知,公司众人都私下讨论着他俩什么时候结婚,昨天欧以轩突然宣布要和B市市长千金尹静思结婚,让众人各种惊讶。

关于欧以轩和尹静思之间的事情,众说纷坛。李宝儿是夏凝最要好的姐妹,欧以轩的做法是典型的攀龙附凤,在李宝儿心中,欧以轩就是‘陈世美’的代名词,她看不起!

其实最让李宝儿不屑的,就是欧以轩宣布与尹静思之间婚事的那一刻,夏凝一脸错愕的表情。看样子夏凝是一直被蒙在鼓里。

她就知道夏凝心里不好受,本想着下了班好好开导夏凝,谁知道这小妮子一下子就不见人影。手机也关了机。直到今天早上有个男人打电话给她,让她替夏凝请个假。

想到这,李宝儿眼睛一亮,有些不怀好意的笑道:“夏凝,作为好姐妹,是不是要对彼此坦诚?”

前一秒李宝儿还满腔激愤的,后一秒就眉开眼笑不怀好意。不知道李宝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夏凝眉角直扯:“你想问什么?”

李宝儿脸上笑意更浓:“今天早上打电话来的那个男人是谁?声音好MAN哦!喂,实话说,昨晚你有是不是和人家那个啊?”

夏凝脸上一红,连忙别开脸:“别乱想,我俩只是普通朋友。”

“普通朋友?”李宝儿玩味道:“如果真是普通朋友,你的脸干嘛红成这样?”

夏凝脸色一窘,抿了抿嘴,正要开口,这时李宝儿压低声音说道:“看,他们出来了。”

欧以轩办公室的房门打开,走出来两个人,欧以轩和尹静思。

B市市长膝下有两位千金,尹静思和尹静遥,尹静思是大女儿,国际著名化妆品牌欧莱雅B市地区代理人,样貌文静娴美,举止端庄得体。曾是各大知名杂志社竟相访问的名门千金,也是无数成功男士梦寐以求的女神级贤内助。

欧以轩是中国著名的老牌杂志TIME时代周刊是主编,英国爱丁堡大学的高材生,外表俊朗斯文儒雅,性格潇洒不羁,上通天文,下知地理。文采不凡,是无数少女心中的‘徐志摩’。

欧以轩和尹静思在一起,依外界传媒宣传的,金童玉女,才子佳人的绝配!

两人一脸亲昵,细语交谈了几句后,尹静思在欧以轩脸上落下一吻。

夏凝心里猛的一痛!

“小凝,给我五年时间,等到我事业有成,我们就结婚,我一定会让你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!”

……温暖的昵喃犹在耳边回响,曾经山盟誓,曾经的相濡以沫,种种逝如昨日死……她不再是他的唯一,残酷的现实将美好的憧憬与幻想击了个粉碎!

感觉到背后炽热的目光,欧以轩回头一看,与夏凝四目相对。

灵魂在这一刻相撞,仿如一声巨响在两人间爆炸!

欧以轩双眸一黯,避开她的目光,柔声对尹静思说:“静思,我送你回去。”

尹静思微微一笑,使得妆容精致的她更是明艳照人:“不用了,你好好工作吧,晚上休息好一些,记得明天的事情。”

“嗯。”欧以轩点了点头,转身走回办公室。

门关上的那一刻,尹静思看向夏凝。

电光火石的一瞬,一抹鄙夷从尹静思眸里一闪而过!

下一秒,尹静思红唇微微上扬,对夏凝点了点头,转身离去。

“假惺惺!”李宝儿白了尹静思背影一眼:“公主和附马明天订婚,我们的小香莲出席订婚宴吗?”

心被刀割一样痛,夏凝深吸了一口气。

没错,她输了。这场仗甚至没有开打,她就输得一败涂地!

但她要输得漂亮,她夏凝绝对不做,爱情的逃兵!

“去!我当然会去!”夏凝看向李宝儿,一字一顿道:“更正一下,我不是秦香莲,我是夏凝!”

 

第二章:我们结婚吧!

帝景国际大酒店豪华宴会厅。

身着一袭粉红小洋装的夏凝端着酒站在宴会中,宴会厅内弥漫着悠扬祝福的音乐,欧以轩和尹静遥的订婚晚宴中出席的都是非富则贵的名流,衣着的华丽高贵让夏凝感觉自己渺小得像一只兔子。

将杯中的琥珀色液体一喝而尽,看见服务生端来的美酒,她二话不说的又拿了一杯。

“喂,你可别再喝醉了!”李宝儿推了她一下:“在这喝醉很丢脸的!”

夏凝一凛,握紧了手中的高脚酒杯。

突然,宴会厅上的灯光切换,主持人激仰的声音传来:“各位来宾,各位领导,各位先生,女士,大家好,感谢大家出席欧以轩先生和尹静遥小姐的订婚晚宴。在这美好的日子里,我们迎来了一对恋人的结合……”

随着主持人欢快声音的介绍,盛装的欧以轩和尹静思出常台下立时掌声如雷!

一身剪裁得体的白色西装,映得欧以轩更是丰神俊朗。而身着白色婚纱的尹静思更像是从画中走下来的公主,美得倾国倾城,让人移不开双目。

虽然心痛到极致,但夏凝不得不承认,欧以轩和尹静思,的确是绝配。

郎才女貌,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
八年前,她留学英国爱丁堡大学。失去双亲身世孤伶的她,遇到了同是失去双亲的他,在那一刻,同病相怜的两人成了好友,知己,恋人……这八年里,对方就是自己的精神支柱。

对方就是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,爱人!

看着欧以轩与尹静思两人开心的笑,就像一把利刃直插夏凝胸口,痛得她深吸了一口气。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眸,一仰头,她再次将酒一喝而尽!

是啊,尹静思是市长千金,她拿什么跟人家比!

她不怪自己没能力留住这个男人,她认裁!

满堂的祝福声此起彼落,夏凝只觉欧以轩站在光明的一头,而她却立于黑暗处,被人遗弃。

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捱过那一个小时的,她甚至听不清李宝儿对她说了什么。只记得订婚仪式结束后,自己坐在宴席上,心力交瘁。

“你就是夏凝吗?”

身后一把娇滴滴的女声响起,吓了夏凝一跳,转头一望,一个女人立于身后。

约莫二十三、四岁的她有着与尹静思几分相似的样貌,不同于尹静思文静娴秀的美,她的美娇俏中带着妩媚,一身白色的百折公主裙,尽现她身上骄傲高贵的气质。

这个女人似曾相识。

“连我都不知道吗?”女人语气中极是不屑:“夏凝,我告诉你,不是自己的东西,永远不要去奢望!”

夏凝心里一紧,什么叫不是她的东西?!

“生气了?”女人挑眉,语气更是不屑,玉手推开夏凝,一边走一边道:“夏小姐,我劝你还是死了做人小三的这份念头!”

什么?!夏凝气不打一处来,谁是小三?!

“站住!”夏凝开了口。

尹静遥一顿,转头: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有一点希望你清楚,”夏凝凝声道:“我虽然没有家世,不是什么千金小姐,但我与欧以轩认识了八年。这八年来所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晓。我不清楚令姐究竟对以轩做了什么,现在他们在一起。我输了,我认。我只想对你说一句,能抢走的爱人,并不是爱人!既然不再是情侣,那便不存在什么荒谬的小三之论!”

尹静遥诧异的看了夏凝好一会。最后冷冷一笑:“这是你失败的宣言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嘴里说着不在乎,心里却是恨得要命!”尹静遥双眸一眯:“你说得再是冠冕堂皇,只会更彰显你的幼稚!夏凝,我警告你,在台上面的是我姐,若然我知道你用下三滥的手段破坏我姐的婚姻,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”

妩媚的双眸掠过一抹寒光,夏凝心里一凛!怪不得跟尹静遥有几分相似,原来是尹静思的妹妹,B市市长小女儿,C市文工团团长,少校军衔。

有背,景的人物,尹静遥有傲娇的资本。这女人有的是手段折磨人。

只是,尹静遥太小人之心,此情此景,听着身旁众人祝福之声此起彼落,夏凝只觉心内一片拥堵!

“是吗?”话一出口,夏凝竟是不怒反笑:“你这样警告我,是不是怕你姐姐管不住她老公?”

“你!”尹静遥双眸凶光一闪,漂亮的柳叶眉一挑:“很好,一个黄毛丫头也敢在我面前叫嚣?”

尹静遥 边说边走近夏凝,突然手一伸,抓住夏凝的手,猛的往自己身上一推!

“哎呀!”

尹静遥一声惊叫,手上的高脚酒杯摔倒在地,清脆的声音响起,她人也跌坐在地上!

喧闹的宴会厅刹时静寂一片!

“静遥!”最先反映过来的是尹静思,见妹妹摔倒,她从台上急急走了过来:“你怎么了?怎么跌倒了?”

尹静遥一脸委屈,妩媚的双眸凝满泪水:“姐,我没事的,不用担心。我只是不小心跌倒而已……”说着,尹静遥看了夏凝一眼。

尹静遥的这个小动作,立刻让在场所有人都清楚发生什么事情!

夏凝暗叫一声不妙!

“姐你不要误会,是我多事过来打扰夏小姐。可能说错了些什么……姐你不要误会,真的是我不小心跌倒的。”

夏凝暗地握紧拳头,尹静遥很会演戏!

“夏小姐,”尹静思扶起妹妹,对夏凝正色道:“我知道你介意我与以轩的事情,但不管怎么样,你有事冲我来就行,不要难为其它人。”

此话一出,在场不少人窃窃私语起来。

“原来姓夏的女人这么没教养!怪不得欧主编不要她……”

“哼,把气撒在这里,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。由得她乱来吗!”

“静思人不单漂亮,心地也善良,谁娶了她真的幸福一辈子。”

“这不是,幸好欧以轩不是跟姓夏的在一起,不然以后有得他受了!”

……指责声此地彼落,夏凝知道这时候解释已经没用。眼眸看向在尹静遥身后的欧以轩,这一刻,她很想知道这个男人心里怎么想的。

“以轩,我没有……”尹静思不是她推倒的。

“凝,我爱的是静思,无论你再做什么事,我爱的只有她,希望你明白。”说着,欧以轩握紧了尹静思的手。

尹静思顿时感动得热泪盈眶!

此刻,四周响起一片掌声……眼前‘温馨动人,此志不渝’的一幕,落在夏凝眼中,是那么的讽刺。

心痛得脑海一片空白,泪水模糊了双眸。

她竟然天真的想着欧以轩会护着她。

呵,原来一切都是在做戏。

太傻了,她真的太傻了!

强忍着夺眶而出的泪水,夏凝倔强的转身,迈步离开。

是梦由该醒了!

夜幕降临,大街上灯火通明,熙熙攘攘。

一阵夜风吹来,夏凝微微一颤,双手交抱着,今天穿了条短裙,这时候很冷。

夏凝深吸了一口气,抬头看天。

这八年来,欧以轩有爱过她吗?还是一直以来,都是她在自作多情?“夏女士,你好。”

憨憨的小伙子声音响起,夏凝回头一看,一名身材高瘦,穿着军装的俊郎小伙子站在旁边。

“你是?”军人?“夏女士,我是C军区易少将的通讯员冯乐,我们首长有事请您过去一会。”

易云睿?!

头脑里‘轰’的一声响,夏凝愣在当常

冯乐恭敬的手往前方一迎:“夏女士,请跟我来。”

顺着冯乐所指的方向看去,夏凝傻了眼。

一辆巨大的黑色怪物伫立路边,外形豪华彪悍到了极致,看这架势,悍马跟它相比那可是小巫见大巫!

最新型的军车骑士十五世!

夏凝瞄了瞄车牌号码,‘XA’开头的,首长专用车!

这辆车,就是身份的标志!

看着冯乐停在不远处笑着向她招手,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?人家首长大人连SUV装甲车都开到她面前了。

待她上了车,她很清楚的看到冯乐关上车门那一刻,脸上的一抹坏笑。

车内设计如外面一样豪华,空间很大,看样子坐下六七名彪形大汉没啥问题。

但如此宽阔的空间里,气氛却是莫名的压迫。

易云睿坐在旁边,笔挺干净的军装更显他的威猛,挺拔,如刀刻般棱角分明的五官,配上一双一眼便能将人洞穿的锐利眼神,无可否认,眼前的军长大人如战神般震摄心魂。

“还冷吗?”

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,夏凝的微微一暖。

“不冷了。”车内有暖气,不冷。

感觉易云睿的目光锁定在自己身上,夏凝莫名的心跳加速,然后如坐针毡。

易云睿没有继续往下说,车内气氛一片崩紧。

长时间的沉寂后,夏凝忍不住偷偷瞄了易云睿一眼,正对上某军长大人的如鹰般的双眸,夏凝一惊,倒抽了一口冷气,急急收回自己的目光。

天,昨晚在酒店里的时候,她怎么没感觉到易云睿如此逼人的气势……“参加朋友的订婚宴?”

“嗯。”夏凝点了点头,声音小得像蚊子一般。

“欧以轩是你主编?”

“嗯。”夏凝又点了点头,奇怪军长大人为何知道这些事情。

抿了抿嘴,夏凝觉得有些事情必须要趁现在问清楚。

“首长,你怎么知道我叫夏凝?还有,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?”

易云睿双眸微微一眯:“我说过,我们在英国见过面。”

在英国见过面也不一定知道她叫啥名字啊!

夏凝不解,但军长大人回答得很干脆,好像不愿意多说的样子。

“首长您叫我来有什么事情?”夏凝话音刚落,脑海里立刻飘过某人说的话:昨晚你将我睡了,有些责任你必须承担……易云睿双眸一凝,抿着如刀般锋利的薄唇,没有说话,看着夏凝的眼神深不见底。

被易云睿看得心底有点发毛,夏凝微微侧面,深深有吸了一大口气。

慢着,军长大人这是在审犯吗?“夏凝,我们结婚吧。”

 

第三章:姐不发火你当姐HELLOKITY?!

就像一道天雷直劈而下,易军长这句话将夏凝雷了个外焦内嫩!

傻眼了好久,夏凝才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首长……不要开玩笑了好吗。”

“我像开玩笑的吗?”易云睿挑眉。

夏凝眉角直扯,不错,如果易云睿是开玩笑的人,这世上恐怕没多少人敢开玩笑了。

如果不是开玩笑的话,那易云睿说的是真的?!

“你你……我……”夏凝脑袋一片混乱:“易首长,我跟你才见过两次面……”

“不,我们很久以前就认识了,只是你不记得我了。”易云睿打断夏凝的话,很认真的说着。

很久之前就认识吗?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?!

世上的事情果真无奇不有,大名鼎鼎的易军长竟然向她求婚!?“夏凝。”易云睿皱眉,她怎么一副见鬼了的表情。

“我……我还是考虑一下吧。”夏凝勉强挤了点笑容出来,转身想打开车门,奈何车门关得死死的,怎么用力也打不开。

一双大手伸了过来,覆在夏凝小手上,手掌很粗糙,是长期训练所致。手心却很是温暖。夏凝浑身一震!

温暖的气息吹拂在夏凝耳边,距离这么近,感觉这个世界,都是易云睿身上的阳刚之气。

味道很淡,闻着很舒服,就像一双隐形的翅膀,紧紧的拢着她一般。

这一刻,本应很慌张的她,却感觉莫名心安。

天,易云睿可是C区军长,她和他只见过两次面,他怎么可能会向她求婚!

他玩得起,她可伤不起!

夏凝一咬牙,抽回自己的手,没好气道:“易军长,请你尊重些!”

易云睿一凛,薄唇抿着,坐回自己位置上:“对不起,外面风大,我还是送你回去吧。”

“不用……”

“夏凝,我没有其它意思,”易云睿看着夏凝,认真道:“我只希望这一辈子,在我身边坐着的这个女人是你。”

夏凝嘴微张,首长这是在向她表白吗?!

未等夏凝回答,易云睿敲了敲窗,在外面‘站岗’的冯乐立刻上了车。

“送夏女士回去。”

“是,首长。”

骑士十五世缓缓发动,快而平稳的在公路上行驶着,后座里的两人默而不语。

易云睿低敛着双眸,坐那刚毅的侧面看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
夏凝手握成拳,看向窗外,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。

在距离夏凝公寓五十米远的地方,骑士十五世停了下来。

冯乐从驾驶座上下来,打开了车门:“夏女士,请。”

夏凝大大松了一口气,终于解脱了。

“夏凝,”就在夏凝脚尖着地的那一刻,身后的易云睿开了口:“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,但从今以后,你身边的男人,就只能是我。”

巨大的黑色怪物呼啸而去,夏凝愣在原地,脑海里掠过一串问号。

易云睿他……脑子有毛病吧?第二天早上,TIME时代周刊杂志社。

“哇,好大的熊猫眼哪,你昨晚干什么去了?”将咖啡放到夏凝面前,李宝儿摇头道:“不过还好,起码我们的夏凝小姑娘还活着。”

夏凝撇了她一眼,喝了一口咖啡:“别乱想,我没事。”

都怪某军长,昨晚没事干嘛向她‘深情告白’,害她胡思乱想了许久,严重睡眠不足!

按理说某军长智商没啥问题吧,哪个女人不逮,干嘛逮她开刷呢!

想了一个通宵,她真的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!

“呵呵,我相信昨晚不是你推倒尹静遥的,那个女的可是军区的人,哪有这么容易被推跌在地上。”

夏凝心里一紧,心里微微一痛。是啊,明眼人都想到的问题,怎么他就不知道。

“大清早的很闲啊你,在这闲聊,小心被逮到挨批!”夏凝抿了抿嘴道。

“噢!”知道自己踩到别人的痛点,李宝儿立刻改口:“反正又不是没被批过,怕他作什么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李宝儿双眸一瞪,急忙道:“欧以轩过来了,夏凝,你撑着啊!”

话毕,李宝儿一溜烟的跑回自己工作岗位上。

夏凝面上条条黑线划落,没一会便见一叠文件放到了自己桌面上:“整理好这份专访后到我办公室来。”

扔下这句话,欧以轩回了自己办公室。

看着桌面上的名人专访,夏凝心里一沉。

在TIME时代周刊里,她是一名不起眼的小记者,小编辑,她所负责的工作,只是一般文件的修改和打樱

虽然她和欧以轩就读同一所名校……十分钟后,夏凝带着整理好的文件,进了欧以轩办公室。

“坐。”欧以轩签着字,见她进来,却是头也没抬。

夏凝抿了抿嘴,坐下。

他真的变了,以前她进来,他起码会对着她笑。

“文件我整理好了,欧主编,叫我进来有什么事?”昨晚一事,让夏凝把欧以轩这个人永远定格在普通朋友的位置上。

欧以轩一顿,放下笔,看向了她:“昨晚走后去哪了?”

心里掠过一抹厌恶,夏凝冷声道:“回家了。”

夏凝语气冰冷,让欧以轩脸色一沉:“小凝,静思是个好女人,她并不介意我和你以前的事情,能娶到她是我欧以轩的福气。”说到这里,欧以轩顿了顿道:“我和你之间已经结束了。我希望你不要再心存妄想,昨晚的事情,我不希望今后再发生。免得大家误会。”

欧以轩一席话,让夏凝愕然了好一会,无名的怒火自夏凝心间燃起!

尹静思是好女人,他很爱尹静思,那她算什么?!

尹静思不介意他与她之间的事情,这句话应该换她来说好吧!

在她夏凝心中最珍惜的八年感情,如今却成了他的累赘,让他害怕得这么快就跟她撇清关系?!

夏凝面上翻云覆海的表情,落在欧以轩眸里,全变成了她的不甘。欧以轩眉头一皱,凝声道:“夏凝,我很爱静思,我和你之间就只是同事关系,我希望你能放下!不然别人会说你是我和静思间的第三者!”

“到底谁才是第三者!”夏凝拍案而起,大吼一声。

欧以轩最后一句话,彻底激怒夏凝。

对,她不及尹静思,哪一方面都不及,但她有自尊的!

她看错欧以轩了,她瞎了八年!

对上欧以轩错误的眼神,夏凝一字一顿道:“欧以轩,你这个懦夫!”

 

第四章:以牙还牙

一直以来,在欧以轩心中,夏凝都是乖巧听话的女孩子。

在英国留学的五年,夏凝总是想尽一切办法让他开心,他想不明白,为何同是父母双亡的她,性格却如此乐观坚强。

回国后,两人一起进了TIME时代周刊,面对工作上的压力,她从来都是逆来顺受。这让他心里很愧疚,每次当他安慰她时,她总回答他,只要在他身边,她就很满足了。

尹静思的性格如何,他很清楚。但在他心中,夏凝是独一无二的。

但他欧以轩踏出这一步,就没有他回头,没有他后悔的余地!

只是……她今天竟然当着他的面,发了火,并且说他懦夫!

八年来,她第一次在他面前生气。

“你说什么?说我是懦夫?”怔了好一会,欧以轩才回过神来。

“担心的话大可以炒我鱿鱼!没我在不就没闲话了吗!你叫我进来就为了说这些废话吗!”

欧以轩张了张嘴,强压下心头所有的震惊,别开脸道:“如果辞退你,那就证明我和你之间,的确有问题了。”

“你!”夏凝好笑,感觉自己变成了跳梁小丑。

“哈,哈哈!”心内五味杂陈,夏凝不怒反笑。心内满满的都是对自己的嘲讽。

夏凝,你是怎么把自己的处境弄得这么不堪的?这叫被人‘利用’完就扔吗?噢不对,别人根本不把她当人看待,因为‘人’可以有自己的感情。在那些高官贵人面前,她甚至没有吃醋的权力!

从尹静遥,尹静思,欧以轩眼里,她读到了‘垃圾’二字。

突然,门被打开,冲进来一人。

“姐夫,麻烦你先出去。”

来人正是尹静遥,妩媚的脸上一片怒容,进来后没正眼瞧欧以轩,反倒紧紧的盯着夏凝。

就像夏凝是她杀父仇人一般。

很明显的感觉到尹静思的来者不善,这位大小姐,谁得罪她谁倒霉。

“静遥,怎么了?”潜意识的,他想帮夏凝挡一挡。

“出去!”不容分说的,尹静遥大吼一声,完全不把欧以轩当回事。

欧以轩脸色一沉,转身离开。

偌大的办公室剩下夏凝和尹静遥两人,满室都是火药味。

“尹小姐,有什么事情吗?”夏凝莫明其妙,这女人想要干什么?“说,你跟易云睿什么关系?!”尹静思咬牙切齿道。

原来是易云睿……突然间,夏凝明白了一切,敢情尹二小姐喜欢易军长。

“没什么关系。”她和易云睿只见过两次面,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。

“你胡说!”尹静遥用力的踩着高跟鞋,走到她面前:“狐骚子,你怎么勾搭上云睿的?”

夏凝抿了抿嘴,貌似是易云睿先勾搭她好不!

“尹少校,我本来不认识易军长,”看来尹静遥是作了一番调查的,但是,她倒是很高兴见到尹静思扯破脸的样子,遂决定煽风点火:“两天前,是易军长主动找上我的。至于为什么找上我,尹二小姐可以找易首长问去。”

“什么?”尹静遥一脸不可置信:“你说易云睿主动找上你?”

“没错。”

尹静遥从上到下,从下到上的打量了她一遍,冷笑道:“就凭你?回去撒泡尿照照镜子去!云睿怎么可能看上你这种烂货!”

尹静遥的‘脏话’让夏凝开了眼界,也让夏凝明白到,有些高贵只是流于表面上而已。

“不错,”夏凝双手环胸:“你的易军长,就是看上了我这种‘烂货’!尹小姐,看来你连‘烂货’都不如……”

“啪!”

清脆的响声响起,未等夏凝说完,脸上便挨了尹静遥火辣辣的一巴掌。

“贱人,谁允许你在我面前撒野的!勾引不到欧以轩就去勾引云睿对吧!告诉你,就凭你这贱样,就算脱光衣服扔到大街上都没人要你!云睿他找上你?少发白日梦了,你连看他一眼的资格都没有,你连做小三的资格都没有,贱人……”

“啪!”

又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。

气氛一片静寂!

夏凝双眸深处凝着熊熊火焰,紧紧的盯着尹静遥。

脸上火辣辣的痛,尹静遥一脸不敢置信!

刚才夏凝打了她一巴掌!

“贱人,你敢打我?!”尹静遥双眸喷火,面目狰狞得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自小她就是父母亲眼里的掌上明珠,含在嘴里怕化,捧在手心怕融了。从小到大,别说是打,从没有人骂过她一句!

“我不叫贱人,我有名字的,我叫夏凝!”

这巴掌,连着前天晚上宴会上那一幕,连着刚才那巴掌的仇,连着说她小三的仇,一起报回来!

对,她只是一个小市民,她的命不及尹氏姐妹矜贵,但她是有尊严的!

她很清楚,动手后,她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。

但她答应过父母,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她都要好好的活着!就算这世界上没人要她,没人爱她!

最是不好过,她也要笑着过下去!

“叩叩叩!”

三声急促的敲门声后,只见李宝儿冲了进来:“夏凝,你的电话!”

“男朋友结婚了,新娘不是我……”

铃声听得夏凝心里一揪,对李宝儿微微一笑,她接过了手机。

别人说患难见真情,这是欧以轩的办公室,她明白李宝儿的莽撞,其实是为了救她的。

百业窗没有下窗帘,办公室里的情况,她和尹静遥的争吵,外面看得一清二楚。

打开手机,荧光屏里的三个字很是刺眼。

易云睿!

看了尹静遥一眼,夏凝按了接通键,故意提高音量:“你好,易首长。”

此话一出,尹静遥傻了眼!

夏凝语气的变化,让易云睿微微一怔:“我在你楼下,等你。”

很简单的一句话后,易云睿那边挂了线。

夏凝合上了手机。

“云睿他说了什么?”尹静遥急问道。

夏凝双眸一眯,冷冷一笑:“你还没这资格知道!”

没看尹静遥一眼,夏凝转身离开。

“不炒我鱿鱼的话,今天我请假!”经过欧以轩身边,夏凝不忘交代一声。

不辞退她?行!看难堪的是谁!

“贱人!你给我走着瞧!”尹静遥捂着脸,怒眼圆睁,察觉办公室外数十双眼睛看着她时,心里一紧,恼羞成怒道:“看什么看,再看统统炒你们鱿鱼!”

大小姐发飚,一众职员急忙低头各忙各的。完全忽视了他们真正的上司,欧以轩。

双眸快速的掠过一抹阴狸,欧以轩走回办公室,关上了房门,拉下了窗帘。

“我帮你叫医生来。”

“别在我面前假惺惺的!”尹静遥一脸不屑:“她不是你以前的情人吗?欧以轩,我告诉你,如果我发现你对不起我姐,我第一个不放过你!”

可恶!这么多年来,都是她给易云睿电话,凭什么易云睿亲自给这贱人打电话!

凭什么!

未完待续……

篇幅有限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

点击下方【】继续阅读哦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