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所亲眼见证的几个兄弟从几十万做到几千万的股海沉浮_几个我所沉浮几十万

雷立刚精品文章链接

《炒股犯》:告诉您草根炒股成为巨富的核心机密

一个股民教师所目睹之外语学院最美传说

深度挖掘古北路神秘崛起的核心机密及其“天山折梅手”

忏悔录:股灾后我未能更好地帮助美丽的前女友

曾经有个女人希望我炒股成功,但我还没成功她就死去      

以上文章,全部获得260条以上热情留言,读者的盛赞是最好的注解。

 

        我自己也没想到,昨天所发的文章  《 斯卡布罗集市:曾经有个女人希望我炒股成功,但我还没成功她就死去 》引起了如此巨大的反响,短短一天里留言超过300条,无奈的是,公众号只能精选出100条留言予以公布,因此,更多精彩的留言,就无法让更多朋友看到了。

《曾经有个女人希望我炒股成功,但我还没成功她就死去》的精彩留言,许多给了我巨大感动,因此,我选几条出来——

  路远:

雷人,你的故事太精彩了,有股市的凶险也有对爱的宽裕。说她是在虚拟世界里摇曳也如真实在现。我进入股市十年,股市真如所说是鬼市。

  水木秦淮:

有点魔幻现实主义,雕琢雕琢,使逻辑更完整、语言更精准,必成传世之作

  守望高新 :

这篇文章算经典之作了。当然一般人未必看的明白,这点从前留言可以看出。很多人还在究竟内容人物的真实性和情节连贯性。 关于中国股市散户赚钱概率几乎为零,我昨天说的和你说的鬼市是一个道理

海通证券 张强:

股市,鬼事,说的太好了,雷兄才思泉涌,佩服佩服

更多留言,无法继续罗列于此了,有兴趣去看看那些留言的,可点击《曾经有个女人希望我炒股成功,但我还没成功她就死去》进行阅读。

        现在说回今天的股市,继续毫无复盘的必要,因为说白了就几个字:缩量震荡,而且估计未来几天依旧如此。

       虽然今日有纳入明晟指数的利好,但股市依然在等待方向的选择,此时,既没必要过分悲观,也没必要过于乐观。不意淫,不主观,随时注意量能的客观变化即可。复盘因此如同老生常谈,无非是旧话反复说,意义不大。

      因此,今天和大家唠唠嗑,说一说我身边所真实发生的一些股海传奇:

       《醉笑陪君三万场,不诉离觞》

         作者 雷立刚


       我所生活的城市成都,民间炒股之风甚烈,各类炒股赛事繁多,从2007年到2016年,九年过去,积攒下一大批各年、各届炒股大赛的优胜者,其中一些,建了一个群。

        两年前,我因参加某次民间炒股比赛,也被拖入了这个群里。由于都是得过奖的“民间高手”,对于炒股一道,都是有些自恃身份的,通常不会向他人打探什么,因此关于股票,群里反而很少交流,偶尔有人冒一两句,也总是应者寥寥。但其他话题,更乏共同兴趣,所以这个群更像一个名片群,一个个民间大神的名片矗立着,却沉默得仿佛摩崖石像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尽管如此,两年时光过去,虽然并没攒下多少可供回忆的精彩片段,但毕竟也是两年,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相互的了解与信任,对彼此的性情、对哪些话是真、哪些话是假,大致还是心里有谱。

       通常,大家隔个大半年,不定期地会找个理由小聚,从网路上走到生活中,打个照面,“哦,原来是你,长这样啊?”

       其中对我而言,印象最深的,是可唯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1,可唯

       可唯在成都股民里,是声名显赫的,多次拿过成都股王赛冠军,那是由第三方证券公司提供账户的无法造假的真实账户比赛,可唯最惊人的成绩是3个月里赢利199%。股王赛可唯一共参加过三次,每次都获得第一名,成为了一个传奇。可唯成名之后,据说他所在证券营业部老总专门偷窥他的账户,一旦发现他买什么,老总也立即跟进买入,然后,老总的亲戚、朋友、七大姑八大姨……也纷纷跟进买入。但最终,好像多数跟风者也没怎么赚到钱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能拿三次股王赛冠军,这样的手艺,那么高的收益,使得成都的散户股民们,私下猜测可唯起码身家数亿了。然而,2014年,群里的另一个高手烈马,却在一次酒后悄悄告诉我,可唯只有几百万,我不相信,烈马坚持说“是真的”,我说,“怎么可能?!”烈马说:“我听说可唯赌性很大,不满足于只做股票,2012年,把主要资金拿去炒期货 ,结果在期货上爆仓,只剩下几十万。然后从几十万坐起,到2014年又做到了几百万。实在还是很厉害的。”我想,这么说来,也可能是真的吧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跟可唯见过两面,由于我是财经小说作家,身份比较特殊,不同于他们这些“民间高手”之间隐隐约约的竞争关系,因此我和他们每个人都比较和谐。

       可唯是个内向甚至略有些腼腆的人,大家座谈时,他喜欢坐在角落里,用一种研究的眼神,看着那些发言的人,并且他脸上总浮现着一种似有似无的、颇为怪异的笑意。

他不太爱跟人结交,却对我比较好奇,饭局上,大家落座时,他很愿意坐在我旁边,和我东拉西扯。有一次,他说要给我介绍个对象,对方是个大美女,让我心里期待了三、五天,然而并没有下文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尽管如此,我依然很喜欢可唯,我说不出原因,就是觉得他很有趣、可爱。2014年9月份杠杆牛市开启之后,我就没再见过可唯了,偶尔有人提到他时,就会有一个安静地躲在角落里、脸上浮现着似有似无的诡异笑意但依然让人感到人畜无害的男子,依稀浮现在我眼前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股灾后我没再用以前的 号和Q号,以前的群自然也就没再进去了。最近偶遇烈马,他告诉我,可唯也早就不在群里了,烈马说:“听说(又是听说)可唯股灾前做到了8千万,但三轮股灾之后,现在好像只有1千多万了。”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2,曹查理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烈马这个人,类似于古龙笔下江湖中“百晓生”这样一个角色。那天,他除了告诉我关于可唯的最新消息,还告诉我关于曹查理的新闻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曹查理这个人,是个好色之人,我一直觉得好色之人是一个褒义词,它意味着荷尔蒙充沛、筋脉强健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跟曹查理认识两三年了,当时,我在天涯网路上连载《小旅馆》和《万物枯荣》,曹查理就是我所不知道的读者。我和他们的关系就是这样奇怪,他们分别曾在我所不知道的时间与地点,阅读过我的小说,然后,他们就依据我所虚构的小说自认为很了解我,但我却对他们一无所知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直到结识烈马之后,我才对他们多了一些了解。烈马告诉我,曹查理也得过几次炒股大赛的前三名,出名之后,他热衷于代客理财,甚至曾为一个黑道老大炒股,亏了别人上千万,黑老大就把他软禁在一个度假村里,直到他终于扭亏 ,才放了他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“那他以后恐怕不敢再理财了”,我说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“那也不见得,有的人天生就是胆大。”烈马说,“奇怪的是,江湖排行榜第一名可唯,从来不接理财,他第二次得冠军那次,好多大老板抱着大把大把的钱求他操盘理财,他都全部拒绝了。”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不相信,在那时的尚未经历过股灾惨烈行情的我看来,对于高手而言,理财近似于弯腰捡钱而已,居然有人不愿意费这举手之劳,我是不大相信的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然而这却是真的,后来我多次听其他人说,可唯从不帮别人炒股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“可唯真是个怪人”于是大家都更肯定地这么说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曹查理名头不如可唯响亮,但掌控的理财资金很大。然而,2014年初的时候,他似乎自有资金并不多,大约也只三、四百万吧,据说是在股指期货上亏了钱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曹查理说话,比较幽默风趣,夸张诙谐,但也因此让人难辨真假。后来我也就懒得去辨别他那些虚虚实实的话了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股灾后,大约是15年12月,我偶然登陆过一次原先的QQ,隐身进了那个群里瞧了几眼,正好看到曹查理在群里大摇大摆说着气势恢宏的话,什么“女人如狗,哪个男人有钱就跟哪个走……云云”,俨然应该是在股灾中毫发无损的幸运儿。我看了看,没说话,就下线了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今年6月底,再次遇到曹查理,他一副大哥派头,气场似乎增大了N倍。我猜测,看样子,是真发了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所以,最近遇到烈马这次,谈起曹查理,烈马说:“曹查理如今大约有两千七、八百万吧。”我着实吃了一惊。我以为,以曹查理的气场,七、八千万总该是有的,没想到才两千多万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“曹查理也是牛人啊”烈马说,“他去年股灾里,也惨了,接近爆仓。”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“啊,不会吧?!”我大吃一惊,简直难以置信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“哥们跟谁说假话,都不会跟你‘雷神’说假话啊,曹查理去年股灾前其实也就做到两千多万,然后股灾时7月份解禁爆仓只剩下100多万。但是,他神经超级粗壮啊,第一轮股灾之后的抄底,他找到熟悉的朋友,把自己的100万放在朋友账户里,1比5的杠杆借钱炒,股灾后的反弹很多股票涨疯了,他600万翻倍,自有资金100万再次变成700万,第二轮股灾后他又继续上杠杆,结果去年12月时,他竟然通过1:5的杠杆抄底,资金恢复到股灾前的数量,也是个奇迹了。”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这一刻,我真的是惊讶不已了。这个因为好色而有时候显得颇为滑稽的人,身上确实也是有着别人所罕见的勇毅的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然而,在杠杆这条道路上,曹查理还并不是最惊世骇俗的人。

       

   

       3,漫江

    

       说到配资,我亲眼所见的奇迹,是有的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也是在2014年,我认识了漫江。漫江也得过成都某两届炒股比赛的前三名,而且他相当年轻,大约才不到34岁。他是一个在炒股方面相当有天赋的年轻人,股龄并不很长,2009年才开始炒股。而可唯、曹查理等人,都是股龄二十来年、并且都是炒了十来年之后才摸到炒股门径的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漫江为人比较大方,为朋友舍得花钱。他曾请我去夜场看模特表演,也曾陪我去遥远的民航 飞行学院看空乘专业的美女。而且,他第一次去民航飞行学院,就创造性地发明了在空乘专业女生寝室楼下掏出手机上,用“附近的人”功能添加美貌女生的方法。而我,却傻傻地之前去了飞行学院两次,竟然都没想到用加人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可见,漫江是一个聪明而且灵活的人,他的操作自然也就以超短为主,但他也具有看宏观走势的较深能力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漫江在获得比赛名次之后,也曾代理操作了不小的资金,但他告诉我,其实代客理财并没怎么赚到钱,2014年秋,他把所有的代客理财资金都清退了,专心做自己的资金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由于做股指期货遇到滑铁卢,2014年底的时候,漫江的资金大约只有5百来万。而那时,我已经快7百万了,记得有一次,是14年底还是15年初,他对我说:“雷哥,我现在资金比你还稍微少一点啊,我得加紧努力才行,好行情不常有,好时辰不等人。”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没想到,他之后不久,就去配资了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那正是2015年1月之后,中国证券历史上配资最疯狂的一段时间,从1月到5月,创业板疯狂上涨,配资抓住那一波创业板热门股的人,真的是钱如潮来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在2015年春末夏初也曾想过要去配资,但一来4月时自己资金也过千万了,好像没有冒险求进的太大必要。二来我不认识什么做配资生意的熟人,而对于网络上那些配资商,我心存疑虑,很担心把本金打入配资方账户后,他们玩消失,那就连本金也没了。因此,虽然犹豫过几次,但我终究没有踏出配资的行动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于是,尽管2015年夏天,我收益也颇丰,但和漫江比起来,就实在太弱了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漫江通过1:5配资,从2014年12月底到2015年5月时,就从500万做到了5000万。赚钱赚到手软,于是,他清掉所有配资,在15年6月就一直轻仓了。于是,股灾中,他损失很小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股灾后,漫江在成都南部买了别墅,还买了一辆兰博基尼,在反弹中也略赚了些,目前股市资金在掏钱买东西之后,依然有4000多万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 因此,也不见得配资就一定比不配资更不安全,关键还是对时机与趋势的选择。

       另外,就是适可而止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抑或,这就叫做命运,上天会有意让某一部分人,多一些更曲折的经历,而让另外一些人,相对顺利些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以上的曹查理和漫江,都是利用配资杠杆实现财务自由的典型。

       然而,无论曹查理还是漫江,他们都并不算在配资这条道路上最惊世骇俗地狂奔的人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4,豪客谭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关于豪客谭侠惊世骇俗的配资故事,我最早是在2015年5月底听曹查理说的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曹查理和凤凰城的几个大配资商都比较熟,15年5月,也是这个群里的一次聚会时,曹查理就说起,成都股市江湖里,新近崛起了一个奇人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这个奇人人称豪客谭侠,已经40好几的人了,炒股20年,水平很高却一直郁郁不得志,直到2014年底,他都还只有区区20万元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有人或许会纳闷:既然水平很高,怎么会炒了20年才20万呢?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其实,并不奇怪,因为股市里能否发迹,既和水平相关,也和运势相关。股市浩瀚,多少英雄因阴差阳错而折腰,多少壮志因时运不济而折戟沉沙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唐朝杜牧《赤壁》诗云:“折戟沉沙铁未销,自将磨洗认前朝。东风不与周郎便,铜雀春深锁二乔。”译作现代文,就是:“深埋在泥沙里的断戟,历时久远却并未完全锈蚀。拣起来悉心磨洗,依稀认出是三国赤壁遗物。唉,如果不是东风帮助周瑜获得火烧曹军的胜利,恐怕吴国的国色大乔、小乔就,要被深锁在曹操的铜雀台上了。”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这首精简的咏史诗,抒发的是对国家兴亡的感慨,同时也是对命运无常的噱叹。遥想赤壁之战的那个夜晚,如果不是恰好起了东风,火烧连船,东吴或许早被曹操所灭。

一场命中注定的东风,改变了三个国家的命运。连家国的变迁也如此随机,更何况我们渺小的一个个具体的人?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所以,在股市里,许多才智绝顶之士,往往因为错过一个机遇,而错过随后的无数个机遇;或是走错了某一步,就步步错了下去。因此不难理解,豪客谭侠炒股20年,在经历了2013年创业板牛市和2014年秋季券商股飙升这样的大行情之后,他居然都只有区区20万元本金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然而,正如深深压抑在地壳深处的岩浆,它既然有火热的能量,就终究要火山爆发,只不过需要一个恰好的契机罢了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2015年2月9日,这个契机不期而遇,降临在豪客谭侠头上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那一天,停牌近两个月的 300208 恒顺众昇复牌,高开低走,豪客谭侠注意到了这只票,他1:10配资,20万配200万,合计220万,在2月10日全部砸进这只票,随后,这个票连续暴涨,豪客谭侠采取了一种谁也不敢想象的霸气,他不断把浮盈继续配资,导致了资金飞速增长。220万涨10%就赚22万,他本金变成40万,于是扩大配资为400万,440万全部砸进,一天后涨停又赚40万,本金变为80万,于是配资800万,以此类推,他的资金呈几何基数爆发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从2月9日到5月22日,短短3个月零11天,恒顺众昇从13元涨到110元。这么短暂的时间这么巨大的涨幅,在A股历史上也算惊人,而更惊人的是豪客谭侠全程1:10配资参与了这个过程。“你们猜到了他的资金从20万变成多少了吗?”,那天,曹查理故意卖了个关子问大家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大家摇头说猜不出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“变成1个亿了!短短3个多月,他从20万变成了1个亿!”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当时,我并不特别相信,因为曹查理这个人,历来说话真真假假,不是特别可信。但那天,群里还有几个成都知名的高手,纷纷表示也听说了这件事情,也那几个高手的为人,大家相信不至于说谎话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那么,也可能是配资公司在变相打广告吧?我依然有些怀疑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记得,后来我还把这事儿写成帖子,发在了网上,奇怪的是,当今天我写这个帖子,想去找一找自己去年所写的关于此事的文字,却竟然找不到了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在此,先做一个小结:总之,在成都2015年夏天,传来一个听起来过于耸人听闻的故事,有人配资做恒顺众昇,3个多月从20万做到1亿。这个传闻,在成都资金比较大、消息比较灵通的民间炒股人士之间有较广的传闻,应该有不少人知道。我也听说了,但我不太确定其真假,更多的是把它作为一桩猎奇之事,印在了脑海里。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5,惊世沉浮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直到,2016年6月底,成都民间股市高手的一次聚会。大家经历了2015年的两次股灾,以及16年元旦后的熔断,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席间,有好几个人谈起豪客谭侠。这次谈起此事的,不止有曹查理,还有另外几个品行端正、为人诚恳、在诚实方面有口皆碑的人。

他们纷纷说起豪客谭侠的传奇,我才再次回忆起了一年前的那个奇迹,并且在如此多人的见证之后,我终于彻底相信那是真实的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但我要说的故事不在于此,而在于下面的演变: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2015年6月,豪客谭侠从恒顺众昇高位顺利出局,带着他的1个亿!20年的炒股生涯,仿佛暗无天日的漫长的蛰伏,使他在许多人更疯狂地配资的6月份,却选择了冷静。他退掉了所有配资,买了一座房子,以及一辆迈巴赫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这时候,所有人都以为,他的1亿,肯定是保住了。没有一分钱配资了,应该再没有什么,能伤得了他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或许就连豪客谭侠,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然而,接下来的一切,却比最离奇的电视剧,更加让人不得不感叹命运的扑朔迷离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故事回到2015年6月,已经没有配资,并且已经买了豪宅和迈巴赫的豪客谭侠,谨慎地将资金分在三只股票上,同时,他还感到不放心,多年的炒股历练,使他在2015年6月初,就感觉到了不安全。为此,他出于对冲风险的考虑,还专门开了240手空单做对冲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然而,从6月1日到6月12日,股市居然继续上冲,从4610点涨到了5178点。当时,豪客谭侠的三只股票,都赚了些钱,唯独所开的空单,居然大亏,把三只股票上的收益全部给冲销掉了。这让豪客谭侠感到对那240手空单心生不满,加之持续的上涨,使他开始怀疑下跌很可能延后,于是,在6月12日快收盘前,他做了一个致命的决定:平掉那240空单,为了弥补损失,他在平空的时候,同时空翻多,将240手空单改为多单,就在一天后,股市开始暴跌,后面的故事可想而知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他那240手空单,如果完平一天,股市大跌之后,肯定就不会平仓了,那么,那240手空单,或许能让他再赚1亿。又或者,他仅仅是平空,而没有翻多,那么,股指期货上也不至于令他血本无归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然而,一切,没有如果。一切,已经发生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股灾之后,短短10多天,那240手多单,让豪客谭侠再次回到起点。这不过,是从1亿回到起点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简直难以相信竟然有这样的故事。然而,在座的几个,都是我绝对信任的诚实可靠的人,而不仅仅是曹查理。我或许可以不相信曹查理说的话,但我不能不相信另外几个朋友所说的同样的这个故事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还能说什么?唯有叹惋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6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今天,我在这里写下这些文字,我眼前仿佛浮现了他们一个个的身影。

       他们都是可爱的人,在中国,我觉得很少有比股民更可爱的人。   

       股民可爱到了很傻很天真的程度。  

       我真的觉得股民们普遍很可爱,又普遍很傻很天真,包括我自己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写到这里,我想起聚会时一个朋友说的,“15年6月,豪客谭侠身家上亿之后,曾去大山里包了一个度假山庄,一边炒股,一边避暑,我们在6月初去看望他,他豪放地宰杀了一头熊,给我们吃。我们在吃熊的时候,作为朋友,很为他高兴,也很像劝他暂时别炒股了,收手休息一段时间,可是,又不好去劝,因为去年6月股市依然在涨,你劝别人早空仓一天,别人可能就少赚几百万,所以,大家又都不好劝……”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一边说,那位朋友一边感叹。这位朋友,也是一位炒股高手,做上千万,但在去年股灾里也损失很重。他能理解豪客谭侠,都是坚强的人,谁也不需要别人安慰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即将写完这篇文字了。

       作为一个在很久之前就被公认为天才作家的人,我对于控制一篇文章的气韵节奏,有着仿佛天生的掌控能力,几乎不用打任何草稿,我会知道该如何开篇,又该如何结束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一篇文字,好坏不在于有没有错别字,更不在于文字是否华美或掉满了书袋,而在于你文字里面所流淌的情感和气韵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如果,我在股票上也有这样的掌控感,那该多么好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然而,股票却是那么的难以掌控。如同《孢子理论》里所说,股票是一种仿佛有生命的懂得自我变幻的东西,当你以为掌控了它,它却已经又变形了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不仅变形,而且还变性、变心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它太善变,所以,我想说,我们每一个为股市哪怕奉献所有,但却并未获得足够回报的人,其实我们都是不必自怨的,因为我们所面对的,是这个世界上最善变的一个存在啊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我还想说,对于豪客谭侠,我充满了敬意,我相信,不应该以成败来论英雄,有的人成了,但他其实败了,有的人败了,但他其实成了。

这个世间,有几个人能做到用20万不断1:10配资。尤其是,在做到2千万之后,还敢于配资2亿,这该是多么强大的心脏啊!

直至此刻,我对霸王项羽的故事多少还有一丝怀疑,因为他内心的强悍超出了我的想象力。

我已经是内心极其强大的偏执狂了,但就连我这样的偏执狂,也难以想象他是如何去承受3千万配3亿的。

我悄悄地想过,如果是我,我肯定在1千万的时候止住,不会继续配下去。

就仿佛许多电视综艺节目里那样,你还猜后面的奖品吗?猜对了,后面的也都给你,猜错了,前面已经得到的奖品也全拿掉。

我也许不会继续猜下去,但总是有许多人会选择继续猜,可见,赌性是每个人都有的,我们谁也不可以低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赌性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甚至,我偶尔想起曹查理,这个色色的男人,偶尔有点贱贱的样子,可是,平心而论,他能在15年7月股灾从2千万亏到100万之后,居然还有斗志去战斗,甚至去1:5配资,其内心的强大,也已经不是常人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当为他们,浮一大白。

       无论他们以后成功与否,他们的勇气和不屈,都值得激赏。

       这,或许就是我写这篇文章的意义。

        又或许,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。人类喜欢探究每件事情的意义,本身就是最大的荒谬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为荒谬干杯,醉笑陪君三万场,不诉离觞!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雷立刚,2016年7月16日,第一稿写于莎莫尔城。2017年6月21日,修订于常凯申飞离大陆处5公里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