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YY黑道兵王小说] 纵意花都 沉默哲小说 主角文采扬 农村小子的传奇故事:恣纵花都_小说文采黑道沉默

1001谁叫咱是打工仔

贵港市,这是一座沿海的现代化大都市。在烈日的照射下,整座城市都泛着一层刺眼的白光。大街上,青年男女们穿着各式时尚抢眼的服装,展示着自己的青春活力。大概是因为时不时刮过的阵阵海风,竟没人感到这阳光有多么的毒辣,大都是一副惬意的表情。

离海岸线不远处的一处建筑工地里,在一栋刚刚完成主体架构的楼房房顶上,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正迎风而立,只见他面向大海,双臂张开,任由狂风的肆虐。他上身穿着一件紫色的T恤,下穿一条牛仔裤,裤子上的几个口子却是在上班时给刮的。全身上下也是东一块西一块的尘土,但从他的神情里却看不到一丝的介意,仿佛早已习以为常。坚定的目光正凝视着远方的海平线。

“总有一天,我会站在人生的最高点,让所有人都知道,我是自己人生的主宰,没有任何人可以忽视我的成就!”

此时豪气冲天的他在心中暗暗发誓。

当然,任谁站在二十几层高的楼顶上,吹着风,看着海,心中都会升起一股凌云壮志的气概来吧!

可惜,当他正陶醉在自己的“人生最得意时”的意境中时,一道大煞风景的声音传来“文师傅,上面做得咋样了?怎么喊了半天都没反应呢?”无奈,他只能收起自己的雄心壮志,抱起一根水管又开始了他的生计。

他本名叫做文采扬,今年二十一岁,才刚来这座海滨城市不久,跟自己一个从小玩到大的本家兄弟学做水电工,刚才下面叫他的那位就是了,本来应是他叫人家师傅的,可是两人关系极好,也没管那谁教谁了,都师傅师傅地喊了起来。

下到楼下,只见一个皮肤黝黑,身体很结实的青年专心地切割着一根根水管。“喂,凯子,我们是不是该下班了?都这么大中午了,你看这楼上除了我们俩还有几个人啊?”文采扬对那青年说道。正他那挂名师傅,叫文凯。“好嘛,你收拾一下,我把这根割好就回去。今天中午你到我家去吃饭吧,你一个人也难得弄。”“不去啦!我昨晚做的饭还没吃完呢,等会回去热一下将就着吃就行了,要是等到晚上回去变了味可就浪费了,改天我再去你那蹭饭吃吧!”两人说话的工夫主收拾好了东西,洗净了身上的灰尘就下楼去了。

来到楼下停车的地方,文采扬刚把自己的二手自行车推出来,就听见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“喂,那两个小弟,过来一下。看什么看,就是你们,正推车那两个。”文采扬不由得皱了皱眉头,那人正是这里管工地的工头,管着这工地上的一些材料,平时去他那里拿材料时没少受他的气。当着他的面大家都叫他海伯,背地里却叫的是海老狗。

两兄弟对望了一眼,在心里腹诽了一下,只能无奈地走了过去,毕竟以后要想在这里工作顺利的话,还真不能得罪于他。

“海伯,这大热天的你还没回去休息啊?要是把你老给热出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们可负不起这个责啊!”文凯上前说道。

“少跟我废话,我今天刚买了几件旧家具,现在放在工地门口,你们两个去给我搬进来一下,放心吧,不是很重的。”海伯看着他们,皱眉说到。

“哎,海伯啊,你看我们都累了大半天了,现在哪还有力气去搬什么家具啊?”文凯苦着脸说道。

“哼,你们年轻人啊,就是缺少锻炼,不就几件家具么,能累死你们啊?况且我也不会让你们白干的,先去搬回来再说吧。难道还相信不过我吗?”海伯的声音明显有些不悦了。

“信你才怪了,你能对我们讲信用了那猪都会上树了”文采扬在心里咒到。他一把拉住了还想跟海伯争辨的文凯。“我们去就行了,你老人家带个路吧,要不然我们等下搬错东西就不好了。”

海伯满意地点了点头“跟我来吧。”说完就向外面走去。

文采扬低声对文凯说道:“凯子,我们都是在外面打工的,吃点亏没什么,以后等咱有钱了就再也不用受这鸟气了。现在先忍忍吧!”

两人跟在海伯后面,来到工地门口一看,只见门口摆着两张木桌子和一架单人床,走上去提在手里试了试。“这也叫不是很重啊?”文凯立马就嚷了出来。

“是不重啊!我象你们这么年轻的时候,别说这么一点重的东西,就是再重上两三倍,我也是扛着到处跑。”海伯一脸的不以为然。

“我要象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还是亿万富翁了呢!”文采扬嘀咕道。转身对文凯说道:“我来搬这架床吧,你搬桌子。”说完也不等文凯反应过来,就走到床边,深吸了一口气,身体一沉,双手抓住床沿,低喝一声,就把那床给举了起来,转身向海伯的住处走了过去。留下满脸惊讶的海伯和文凯。

“这小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本事了?看那身子骨,虽然比我要高那么一些,但也没我壮啊?”文凯心里郁闷地想着。也拿上一张桌子走了进去。

把床和桌子放在海伯的住处之后,海伯走上前来说道:“小伙子不错嘛!来来,我这有两瓶水,你们拿去喝吧,以后可还得多多帮忙啊!”

文凯就不乐意了“以后还帮啊?你当我们是给你干苦力的啊?你这么有钱,不会出钱找人给你干么?以后有事没事不要找我们了。”转身拉着文采扬就走。

“哼!不过就是两个打工的嘛,我让你们帮忙是看得起你们,还不知好歹了,有什么了不起的,一辈子都只能是个打工的。看你们那没出息的样,滚吧,滚吧,快滚回去别在这丢人现眼的了。”海伯对着他们吼道。

“老东西!”文凯转身就想要冲上去动手,却被文采扬眼疾手快地拉住。

“你给我们记好了,我们现在是打工仔没错,但是我敢保证,我要是到你这个年纪的时候绝对不是一个狗仗人势的小小的工头。哼!”文采扬那冷凛的目光一盯,海伯不自觉得就打了一个冷颤,更是被他的话气得发抖“你,你们,好样的,给我走着瞧。”

文采扬看都不看他一眼,拉着文凯转身就走,谁都没注意到,在他刚刚站立的地方,一块散落的的方砖已变成了一堆碎渣。

“你刚才就不该拉着我的,我老早就看那老狗不顺眼了,好不容易找着个机会真想揍他两拳。”文凯还在愤愤不平。

文采扬叹了口气“没关系啦,不过就是几句话嘛,我们也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,要是现在动手打了他,以后我们也别想在这干活了,忍一忍吧!”

“这道理我也懂,但我们不能就这么一直忍下去吧,哼,等这里的活做完了,一定要找个机会教训他一顿。”文凯恨恨地说道。“对了,刚才你怎么突然有那么大的力气来的,一下就把那床给扛了起来,还心不跳,气不喘的?”

“呵呵,这也没什么啦!以前在一本书上看的,说是什么气功来的,我照着练了一下,现在也有了一点点气,做做力气活还是不错的。”文采扬轻描淡写地说道。

“哇,不是吧!那你不是很厉害了?是不是像电视里演的那样,可以伤敌于无形之中?什么时候也教教我吧,等我学会了看我一拳打爆那海老狗的脑袋。”文凯一下就兴奋了起来。

“拉倒吧,真要有那么夸张,我也不用跑来这跟你学水电工了。我也只能存一点点气,短时间用用还行,时间一长气用完了就和平常人一样了。再说我也不懂得运气之法,只是粗浅地哪要使力就把那气逼到哪,力一使完就没啦,想再聚气就得费好大功夫去打坐。”文采扬很是郁闷地说道。

文凯一听,心一下就凉了半截“那还是算了,我才没那耐心去打什么坐呢,有那工夫打坐我还不如好好睡一觉呢!”

“那也是,我还是觉得把自己的身体练好才是真的,毕竟身体才是根本嘛!好了,我先走一步啦,你慢慢来哈,反正你那车也比我这破车路得快。”说完,文采扬骑上自行车就蹬了出去。

刚出工地没多久,文凯就跟了上来,他骑的是一辆电动车。“哈哈,我看你那车该换换了,像我这车跑着多快,多轻松啊!”

“你那车跑得快又怎么样啊?我们来比比吧,看谁先冲上前面最高的地方。”前面不远处就是上坡路,是一段比较斜的路面。上去之后就是下坡,这样的地形在这座城市是比较少见的,当初建城的时候也没把这道坡给铲平。文采扬每天上下班的时候都喜欢在上坡这面用力地蹬上去,下坡时再让车自由地滑下,他非常喜欢这一紧一松的感觉。

“来就来,我还真不信了,你还能跑过我。”文凯一加马力就冲了上去。

“呵呵,加油哦,我来啦!”文采扬也是双足一发力,跟了上去。

在上坡之后没多久,文采扬就跟上了文凯的速度。“告诉你,在平地和下坡时我赶不上你,但要是在这样的上坡路上你那车的爬坡能力可就没我的双腿厉害了。”

“不行不行,你肯定是用了气功了,我才比不过你的,这本来就不是公平的比试嘛!”文凯还在使劲地捏着油门,但就是跟不上文采扬。

“哈哈,难道说你用电动车和我的自行车比就公平啦?再说了,我可真没用气功,早在刚才搬床的时候就用光了,现在我凭的可是身体的力量哦。”文采扬明显有些气喘了,毕竟这么强烈的运动是很耗体力的。

“算你厉害行了吧,好啦,我先走一步啦,下午上班早点过来哈!”两人一会就上到了最高处,文凯一溜烟地就冲了下去,这下文采扬是真跟不上了。

文采扬将全身放松,任由自行车往下滑去,他只要保持平衡就行了。刚刚一阵剧烈的运动,现在又全身心地放松,这种一紧一驰的感觉,很爽。

第一次点开本书的朋友请留意:

这是我写的第一本书,在构思这本书时,贵港市这个地名是我自己想的,当时并没想到在广西会真的有一个贵港市,所以请大家不要把本书跟现实中的贵港市联想到一起去。用句俗话说:地名雷同,纯属巧合!而也因为这是我写的第一本书,前半部分还不是很成熟,大家能看就看,多多谅解。

 

2002美女相救

很快,回到家里之后,文采扬把昨晚剩余的饭菜热来吃了就回到房间休息。他住的地方很简单,一间大屋隔成内外两间,外间很小,放上一桌一椅后就没多少空间了,内屋里一张单人床,一张桌子,和两把椅子。

他走到桌子边坐了下来,拿出一支毛笔和一个黑色的练习本。蘸着清水在黑色的纸质上一笔一画地书写起来,这也算是他不多的喜好之一吧。过了半个多小时,他停下笔来,看着渐干的水迹,摇了摇头:“唉,还是不行啊,要怎么才能找到那种挥洒自如的意境呢?”

叹了口气,收好笔和本子之后,只见他把鞋子脱掉,转过身把双脚放在床上,两手撑地做起了掌上压。他不像平常人做掌上压那样是两手成掌放在地上的,他先是双手成拳,压下去,双手突然一用力撑起来时迅速变拳为掌,再压下去,用力撑起来时就变掌为拳。就这样做了起来,刚开始几个还能连继不停,但是到了后面就感到双手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,心跳也越来越快,渐渐地已有些支持不住的迹象。

“快不行了,不过我一定要坚持下去,昨天总共做了二十五个,今天不说多了,至少也要做三十个才能结束。以前老师说的要是能连继做150个就能一拳打断一块砖头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不管它了,先做完这三十个再说,反正我一天比一天多做几个,总有一天能做完150个的,就当挑战自己的耐力吧,看我到底能不能坚持到那一天。”文采扬咬着牙在心中想到。

“二八,二九,三十。呼,总算完成啦!看来我今天又进了一步。好久没这么锻炼过自己了,以后不管有多累,多忙,一定要坚持下去。”文采扬站了起来,把手放松了一下,对着空气摆起架势又练起了拳来。因为他知道手臂刚刚锻炼之后立马练拳的效果是很好的。这些都是他以前的老师教给他的。

说起来这也是一个意外所致,当年他初中毕业之后没能考上高中,只能去读技校,当时他也是一时头脑发热,竟选择了西南地区的一所武校,读了两年出来,却没学到什么谋生的手段,只得四处去打工了。为此他没少被家人骂过。更搞笑的是,他自从读了武校之后,一直到现在还从来没跟什么人打过架,可以说他学的东西是一无是处了。

练了一会拳,他又闭目盘坐在床上打起坐来,这也是当年在学校时从一个同学的一本书上学来的,正如他说的,他只能把气聚在丹田,却不会运气,因为他不知道什么什么穴位到底在哪,万一一个不小心运错了可就完蛋了。要用到这气时,也是强行把气逼到其它地方,比如手臂上,腿上,前胸等大概位置。但他也觉得不错了。

过了一会,他睁开双眼,看了一下时间,该去上班了,起身穿好鞋子关上门就出去了。

文凯住的地方离他这也不是很远,他骑上车到文凯家邀上文凯,两人就慢慢地往工地上班去了。

来到工地,海伯看到他们时还是一脸怒意,“哈哈,你看那老头,虎着个脸还真以为我们怕他了,也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吧!”文凯得意地笑道。

“呵呵,他又不是什么圣人,生气是很正常的。倒是我们以后要想去他那拿点东西可能就有些麻烦了哦。”文采扬把车停好,和文凯一同上楼去了。

刚刚把工具拿出来准备开工,就看到一个人走了过来,抬头一看,正是他们的老板小洪。小洪其实也算不上什么老板,只不过是一天四处去接活,再找人来做,挣中间的利润。

“洪老板来了啊,是不是准备给我们发工资了?我们可是好久都没钱用了哦!”文凯对着小洪说道。

“呵呵,我这不是来看看你们嘛!工资的事再等等哈,我正在向上面要,过两天就一定能给你们的,你们只管好好干就行了。”小洪也才二十多岁,是个本地人。他知道这两个人现在不能得罪,要不就没人给他做事了。

“是不是啊?那我就再信你一次,要是过两天没钱的话我们可是要罢工的哦!”文凯皱了皱眉说道。

“当然了,我一向说话算话的,你们好好干吧,有什么问题打电话给我就行了,我还有事,先走了哈。”说完,也不等两人回应,就离去了。

“这个小洪啊,现在只怕就我们给他做事了,真不知道他挣那么多钱到底跑哪去了?”文凯摇摇头,无奈地说道。

“管他那么多的,我们只要做好我们的事就行了,到时他拿不出钱来再找他说话。”方采扬说得倒是很轻松,丝毫看不出有什么担心的。

当下无话,两人又开始了工作。

晚上回到家里,吃过晚饭,文采扬觉着没什么事做,就跑外面去溜达溜达。说起来,贵港市晚上的夜景还是很不错的。信步走来,街道上各式各样的店铺无不吸引着人们的眼球。留连其中,连文采扬都有些乐不思蜀的感觉。

不知不觉间,文采扬来到了一条昏暗的小巷子外面,就听到旁边有人喊道:“喂,兄弟,过来一下,跟你说个事。”回头一看,只见三个流里流气的黄毛走了过来,其中那个个子大一点的走上前来就抓住了文采扬的胳膊,把他往巷子里面拉,另外两人也跟在后面走了进去。

文采扬心中一惊“难道说我遇到抢劫了?不会吧,贵港市的治安一向不是很好的么?”正想着,却忘了挣扎,就被拉到了巷子里面。

“哎,我说这位兄弟,你看我们哥几个可是在外面睡了好几个晚上了,你能不能行行好,给点钱,也让我们今晚睡个好觉。”那个子大一点的对文采扬说道。“放心,我们是好人,不会为难你的,你看着给个一百两百的就行了,我们一定会记得你的好心的。”那人看出了文采扬眼中的疑虑,急忙补充道。

这下文采扬算是看出来了,敢情自己真的遇到了传说中的拦路抢劫了,可问题是自己身上只有可怜的几十块钱啊,就是自己想给他们一百两百的也没有啊。“呵呵,这位大哥,你说笑了,我当然知道你们是好人了,但我身上真没那么多钱啊,要不你留个电话,改天我有钱了给你们送去?”既然知道了他们的本意,文采扬心中也就定了下来,心想陪他们玩玩也不错嘛。

“靠,你当我们是白痴啊?还等你送钱来,你咋不说让我们去银行里问人家行长借钱呢?”其中一个黄毛一脸凶狠地说道。

“好啊,好啊,这个主意不错呢,你们可以试试哦!”文采扬乐道。

“MD,小子,还跟我们贫嘴是吧?敬酒不吃吃罚酒,自觉点,把你身上的东西交出来,要不然,休怪我这刀子不认人。”个子大一点的那黄毛也忍不住了,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刀子来,对着文采扬吼道。

这一下,文采扬也慌了,虽说他自己也有一定的把握逃出去,但现在人家都掏家伙了,就算自己能逃出去,可能也要挂彩吧。定了一下心神,心想:今天就豁出去了,大不了就是出点血嘛,来日方长,以后再慢慢找他们算账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将体内那股气逼到拳头上,准备先给这大个子来上一拳,再趁乱跑出去。

正当他准备动手时,一声娇叱传来“住手。”回头一看,只见从巷子口冲进来两道娇小的身影,别看个子不大,但动作却分外利落。几个混混一看,进来的是两个女孩子,露出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“啧啧,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啦?两个小女子也要充一回英雄啦?不错嘛,挺有胆量的啊!以后跟我混吧,我保证不会亏待你们的。”那个大个子放下文采扬,两眼肆无忌惮在两女身上飘来飘去。

“切,本姑娘有没胆量要你来评价么?现在给你两条路选,一是马上放下刀子跟我们走,二是让本姑娘打得你爬下,再跟我们走,说吧,选哪条?”其中一个烫着一头大卷,身穿一件连衣裙的女孩子对那几个混混说道,看着他们手中的刀子,连眉头都没皱一下。

“口气倒是不小,还真把自己当做是路见不平的女侠了,兄弟们上,看来今晚又有新节目了。”那大个子对旁边两人说了一声,就带头冲了上去。

只见那身穿连衣裙的女孩子不退反进,往前一跨,右脚向前一个弹踢就把那混混手中的刀子给踢了出去,趁那混混一愣的工夫,再一个转身后摆腿,重重地踢在那混混脸上,踢得他一头就往旁边栽了下去。而另一边,只见一个身穿运动服,扎着马尾的女孩子冲上前就一把抓住了其中一个混混的手腕,再反手一折,只听那混混一声尖叫,手上的刀子就掉了下去,而那女孩子再是一掌切在那人脖子上,就把那混混打飞了出去。还剩下那个大个子,一看转眼间自己这边就倒下了两人,吓得他把刀一扔,转身拉起两人就跑。

身穿连衣裙的女子还想追上去,却被她的同伴拉住了“若琳,算了,不要再追了,今天我们是出来逛街的,你穿这身衣服也不方便。”叫若琳的女孩子一听也不再追了“哼,算他们走运。看来贵港市没了那几个家伙的管制,这些阿猫阿狗都要翻天了。冷月姐,以后你可又有得忙了哦!”冷月也是微微地叹了口气,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,来到早已呆若木鸡的文采扬的身旁“喂,你没事吧?现在坏人都被我们赶跑了,你不用担心了。”

刚刚发生的一切实在太快了,转眼间就成了这个局面,他一时还没回过神来,听得有人在叫他,急忙应道:“啊!哦,太谢谢你们了,要不是你们及时出现,我可能要去医院躺几个月了。”这时他才发现,这两个女孩子长得非常漂亮,那个叫冷月的长着一副瓜子脸,眉宇间有着一股英气,可能人如其名吧,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冷字。要是她能笑一笑肯定很迷人吧!文采扬在心中想到。另一个叫若琳的女孩子一头大波浪,长相很是可爱,配上那一身谈黄色的边衣裙,让人第一个感觉就是她一定是个活泼可爱的公主。但是一想到她们刚刚的表现,文采扬下意识地就往后缩了缩。开玩笑,她们是长得漂亮,但一发起飙来那可没几人能受得了啊!

“呵呵,没事就好,以后记得出门要小心一点哦,这个社会是很危险的,你先回家吧,早点休息,我们就先走了。”冷月对他微微一笑,转身就向外走去。

文采扬一听这话就觉得不对啊,怎么像是哄小朋友一样呢?难道说我长得像小朋友?

“等一下”文采扬急忙上前叫住了她们。

 

3003挑战

“怎么?你不会告诉我们说你一个人不敢回去,要我们送你回去吧?”叫若琳的女孩子回头向他眨了眨眼,调侃道。

文采扬连连摆手“不,不,怎么可能呢。”要真是那样的话自己这么多年可就白活了。“你们刚刚救了我,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的,所以我在这里向你们保证,你们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对我说,我一定全力以赴地去做好。”

叫若琳的女孩子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下文采扬,眼中明显地露出怀疑的神情“你认为我们需要你的帮忙么?你还是照顾好自己吧!别到时又是我们帮你哦。”言外之意就是认为你连打架都需要我们出手,你能帮我们什么?

文采扬脸上微微一红,争辨道:“虽然你们打架很厉害,但你们总归是女孩子啊!不可能什么事都能自己搞定的吧,比如说什么出出苦力,跑跑腿之类的事,总要有人帮你们去做吧!我虽没什么太大的本事,但出些力气,跑跑腿还是行的。”

“呵呵!”叫冷月的女孩子被文采扬一脸认真的表情给逗笑了,走上前去递给他一张名片“这是我的名片,你以后有什么事就电话给我吧!”

文采扬接过名片,挠了挠头,说道:“我怎么总觉得不对啊!哎,等等,怎么我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是我以后有事找你们,不是你们有事找我了。”

“呵呵,你这人还真有意思,好了,不管谁找谁。我们今晚也算认识了,我叫冷月,她是我的好姐妹,叫做何若琳,以后就算是朋友了!”冷月微笑着对他伸出了右手。

这一下文采扬倒真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了,连忙握住了冷月的手,入手一片柔软“我叫文采扬,就是文采飞扬的意思,很高兴认识你们。你们真当我是朋友么?”

“当然!”冷月认真地点了点头“我看你这人挺好的,也不像什么坏人,现在这个社会多认识一个好的朋友总不会是一件坏事吧!”

文采扬真没想到这个社会上还真有这样的人,仅凭一面之缘就能判别一个人是好是坏“好,你都这么说了,放心吧,以后我一定会证明你今晚选择我当朋友是一个明智的选择!”

冷月点点头,对他说道:“那好,我们还有事,先回去了,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们就是了。再见!”说完便和何若琳一块回头走去。

文采扬急忙拿出电话照着名片上的号码拔了过去。一会就看到冷月从包里拿出了电话,文采扬连忙在后面喊道:“那是我的号码,记得有事一定要找我哈!”

冷月回头对他微微点了点头,何若琳则是调皮地一笑,对他打了一个再见的手势。看得文采扬一呆,都说回眸一笑百媚生,看来此话不假也。

“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很冷的人啊,怎么之前见到她时会给人一种冷艳的感觉呢?”文采扬在心里暗暗地想到。

冷月和何若琳走出没多久。何若琳对冷月说道:“冷月姐,你真认为那人是好人么?怎么主动就把名片给人家了?看他那副身子骨,只求他别给我们添些什么乱子才好。”

“放心好啦,你要相信我的眼光嘛,他可没你想象的那么没用。你没看到我们救下他后,他只有一些惊讶罢了,都没一丝的紧张。”冷月拍了拍何若琳的肩膀说道。

“但就算是那样,也不能证明他是个好人啊!”何若琳还是有些不满道。

“呵呵,我相信我的直觉。”冷月也不再多做什么辨解了。

“直觉?你该不是看上他了吧?可他也长得不是很帅啊?”何若琳一脸的戏谑。

“死丫头,就你会贫嘴,看我不撕破你的嘴。”

两女一路嘻嘻哈哈打闹着,引得路人一片侧目。

文采扬看了看手中的名片,心中一跳,怪不得她们这么厉害,冷月竟是市公安局刑警队的,可怜自己还说以后人家有事找自己帮忙呢,看来人家也只是把自己当作了被社会压迫的劳苦大众了,等自己那天又被人抢了好去找人家报案。

叹了口气,也没了逛街的兴致了。便回家休息去了。

第二天,当文采扬和文凯刚到工地时,就看到从外面进来了好几辆名贵的轿车,海伯点头哈腰地站在一旁迎接着。

文凯撇了撇嘴“要是那天我也能开上那些车就好了。”

文采扬笑了笑“放心吧,会有那天的。现在还是把我们的事情做好再说吧!”

两人一边聊着一边就上楼去了。

李家龙今天心情十分不好,一大早起床就被父亲拉了起来,叫他跟自己一起去工地看看,还说什么以后他要继承家业就得从最底层去了解。来到工地后,刚从车里钻出来,就觉得迎面一股热浪铺来,不一会就汗流满面的了。他不满地看着正和工地上的工头聊着天的父亲,心想,怎么父亲不会觉得热呢?他看了看四周,没什么新鲜的,就想到大楼里去避避太阳。

“老爸,你在这忙着,我去楼里转转,看看有什么值得学习的。”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给他父亲打了个招呼就向楼里走去。

进到楼里,感觉一下就凉爽多了,心情这才好了一点。一层层无聊地转着,心里却在想着自己刚加入没多久的散打俱乐部,本来今天准备去的,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,便在楼层里东一拳西一拳地边走边练起来。

正当他玩得起劲的时候,刚跨过一道门口,猛听得头上“嗡”地一响,抬头一看,刚好迎上满身满脸的灰尘。

“咳,咳。那个王八蛋在这里暗算老子?给我站出来,还想不想混了啊?”本来心情就好好,现在又被搞得灰头土脸的,李家龙一下就怒火中烧起来。

文采扬刚刚爬到楼梯上用电钻在墙上打了一个孔,就听到下面有人骂开了。低头一看,就看到一个全身满是灰尘的人影在那蹦跳着怒骂。心中一急:坏了,怎么一不小心就弄到人了。赶紧关了电钻,爬下楼梯走上前去,一边帮那人拍着衣服上的灰尘,一边道歉“对不起啊,我不是有意的,没想到有人会从这里路过的。”可是他手上本来就满是尘土,现在在人家衣服上一拍,这倒好,灰尘是拍掉了,手上的尘土却是在人家衣服上变成一块块的了。

李家龙一看,顿时气得不得了“你是故意的吧。还越来越过分了,看来本少爷今天不给你点厉害瞧瞧,你还真当我好欺负了。”说完,就是一拳往文采扬身上招呼过去。

文采扬一惊,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啊。说着说着就动手了,但他还是很快反应过来,往旁边一闪就让了过去。李家龙一看,人家轻轻松松就避开了自己的一拳,不由得心中更恼,紧跟着又是一摆拳挥了过去。可惜他也是学艺不精,这招在文采扬看来是没什么力度的,软绵绵的,但文采扬也不想再让他了,天知道他还有完没完了。上前一步,左手往上一挡,右手就是一记直拳打在了李家龙的小腹上,直把他打得向后连退好几步才稳住身形。

这一拳也把李家龙打醒了,知道对手比自己厉害,今天是讨不了好的,心想就算现在去找父亲只怕也是给自己丢脸,但这一拳也不能白挨啊。突然想到自己刚加入没多久的散打俱乐部,心里一下有了主意。

“喂,小子,我今天心情不好,影响了我的正常发挥,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,但是我这一拳也不能白挨,你敢不敢跟我去个地方,我一定要让你给我低头道歉。”李家龙整了整衣服,扬头对文采扬说道。

文采扬以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看着他“我为什么要跟你去?再说了,可是你先跟我动手的,要道歉的也该是你才对吧?”

“哼,我看你是怕了才对吧。告诉你,只要你敢去,我找个人和你打,你要是能打过他,我就给你道歉,并保证给你找个好的工作,至少比你在这里当个建筑工强。要是你输了,也没什么,只要向我说声对不起就行。怎样?”李家龙继续对文采扬说道。

“不去,真不知你自己是个白痴,还是当我是个白痴,天知道你会把我带到哪里去,我还年轻,不想死得太早了。”文采扬扬眉说道。

“告诉你也不怕,我要你去的地方是精武散手俱乐部,就在南大街上,你可以去问问,绝不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。再说了,你知道我是谁吗?这座工地就是我家的,我父亲就是天龙集团的董事长,你要是不去的话,我保证你以后的日子会一天比一天有意思。”李家龙威胁道。

文采扬不由得眉头一皱,心中想到:看来这个麻烦是跑不了了,如果我真不去的话,只怕得罪了天龙集团以后也别想在这座城市混了,我自己一个人还好,要是连累了文凯就不好了,再说了,他不是说什么散手俱乐部么。我倒还真想去看看呢,以前在学校学了那么多东西,一直都没机会用上,这次跟他去,顶多就是挨一顿打嘛,也好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少底子。

心中拿定了主意,抬起头来看着李家龙说道:“好,我去,时间。”

李家龙一喜,一副就知道你会去的表情“明天上午10点,你来精武俱乐部直接找我就行。”

篇幅有限,请点击“”或搜索“yyxscn”关注YY小说。

回复“纵意花都” 阅读《纵意花都》全本小说。